抑郁症就医被拒登机、自闭症乘车回家遭阻……生而为人,他们错了吗?

抑郁症就医被拒登机、自闭症乘车回家遭阻……生而为人,他们错了吗?

时间:2020年12月31日 来源: 浏览次数:35615次
【摘要】 但在缺少细则的情况下,精神障碍患者在什么情况下可以乘坐公共交通,靠无医学背景的工作人员来评判健康状况是否合理?0214岁自闭症少年乘动车被拒被要求“你有没有绳子把孩子绑一下”无独有偶,9月30日,福州一位父亲带着14岁患有自闭症的儿子小锐,乘动车被拒。
【关键词】 情绪障碍,自闭症,认知,社交沟通,重复刻板行为,情绪激动,生活自理,自闭症儿童,自闭症孩子,认知能力,南京脑科医院

今天,我们想认真严肃地讨论下「精神障碍等弱势群体的合法权利与生存空间」。

因为这些听起来“令人窒息”的新闻:

10月13日,一名抑郁症患者被多次询问“怎么证明自己抑郁”、“为什么会抑郁”,并以“有精神类疾病情绪激动”为由拒其乘机。

9月30日,14岁自闭症少年乘动车被拒,被要求“用绳子绑起来”。

确实,在《中国民用航空旅客、行李国内运输规则》与《铁路旅客运输规程》中,都有关于“精神或健康状况不适,承运人有权拒绝”的规定。

但在缺少细则的情况下,精神障碍患者在什么情况下可以乘坐公共交通,靠无医学背景的工作人员来评判健康状况是否合理?

作为工作人员在公共场合以不合适的姿态询问私密病情,是否会刺激病人造成二次伤害?且是否有权利要求绑人?

世界卫生组织称,精神障碍在中国人口中的比例为7%,已经超过心脏病和癌症。

但我们的社会仍因缺少对精神障碍基本的认知,对病人有很多误解、过度恐惧,甚至歧视与恶意……

1609345408(1).jpg

01

抑郁症患者因手抖被盘问

后因“情绪激动病情不明”被拒绝登机

据澎湃新闻报道,10月13日,于先生与女朋友乘坐春秋航空前往南京就医,但其女朋友患有抑郁症,因服用的药物副作用导致手抖,被拒绝登机。

于先生称,女友服用的药物“碳酸锂缓释片”说明书显示,该药物服用后神经系统不良反应会出现双手震颤、萎靡等情况。为此,女友提供了相关药单、疾病证明以及近期乘坐航班的记录。

但在相关工作人员汇报后,仍告知他们不允许乘坐本次飞机,“拒绝乘机的原因前后矛盾,一会说与抑郁症有关,一会说与病无关,只是单纯情绪的问题。”于先生说。

于先生女友预约了14日南京脑科医院抑郁症专病科室,由于沟通协商无果,他们只好连夜乘坐高铁赶往南京。于先生称,他们赶到医院看了病,但是目前女友情绪不好,有自杀的倾向。目前,已向春秋航空平台进行投诉。

报道中的抑郁症,不是互联网人均抑郁的丧文化,而是被纳入《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(第5版)》(DSM-5)中的一种精神疾病。据世界卫生组织(WHO)数据调查显示,全球超过3.5亿人受抑郁症困扰,约占全球人口的4.3%;在中国,每100个人中就有7个曾经抑郁或正在抑郁的人,他们可能是我们的同事、朋友、亲人,就在我们身边,但因为病耻感,不愿为人所知。

事实上,与人们习惯的看法“心理有问题的人才会抑郁”、“抑郁就是情绪问题”不同。

抑郁症是一种生理上的病变,在很大程度上与神经可塑性有关。

神经可塑性指的是重复性的经验可以改变大脑的结构。研究证实,人脑从婴儿时期开始就对外界刺激十分敏感,而这些外界刺激很可能导致多种性格障碍。

随着脑成像技术的临床应用,脑科学家们也通过核磁共振成像技术发现,人们患上了抑郁症后,大脑的结构和功能在逐渐发生改变。

抑郁症持续的时间越久,大脑内海马体的体积就可能越小。

海马体是大脑当中负责记忆和认知功能最核心的区域,这个区域的萎缩通常对应着,记忆力衰退、认知能力的下降和抑郁的情绪状态。这是为什么抑郁症患者,会有严重的记忆衰退和认知功能障碍。

但在抑郁症病人的大脑当中,负责情绪调节、反刍性思维有关的奖赏回路,以及自我意识相关的大脑网络活动,往往处于异常的状态,同时异常的还包括负责感知奖赏的额叶皮层。

这是为什么抑郁症患者获得奖赏不会快乐,达不到预期又会比普通人更加失望,甚至感受到强烈的个人价值损失与低自尊。

在抑郁症患者的大脑中,负责给神经细胞传递信号的大脑白质,整合性低于普通人,不同区域的信号传递速度慢了很多。

这是为什么抑郁症患者会思维迟缓、行为迟钝。

5-羟色胺系统基因、多巴胺系统基因、神经营养因子基因……这些相关候选基因能联合影响人体内血清素和多巴胺水平。

血清素是管理情绪的闸门,多巴胺带来奖励机制的愉悦,对抑郁症患者来说,血清素和多巴胺是处于抑制状态的。

这是为什么抑郁症患者会情绪低落、感到生活没希望、无助,甚至有死亡的念头。

这些都是抑郁症患者的大脑在极微小层面上存在的改变,是受到生理性影响的,是不受控制的,也是靠自我调整或意志力无法改变的。

但是,借助精神科医生的处方药物与物理治疗,专业循证的心理干预,这些也都是可以被治疗的。

当抑郁症患者在接受治疗后,临床上表现为社会功能正常,可以判断为处于抑郁症稳定期内,患者是可以正常乘坐航班。

精神障碍患者不是一枚时刻处于不稳定状态的炸弹,曾经患过精神障碍也不代表他们这辈子都会处于不稳定的状态,即使是非稳定期内的精神障碍患者,也并不都是洪水猛兽,不需要被过度恐惧。

精神障碍只是一份医学诊断,不是人生审判。

在报道中还提到了,10月14日晚间,春秋航空发布了《关于9C8743航班的情况说明》的说明:

“鉴于工作人员多次安抚旅客,旅客情绪仍无法平复,基于安全因素,春秋航空劝退旅客,办理了机票全退手续。在旅客情绪比较激动、病情不明,没有专业医疗意见的情况下,出于对旅客本人健康和其他所有旅客飞行安全的考虑,谨慎地做出这一遗憾的决定。”

航空公司确实有权拒绝「情绪异常」的乘客登机。

根据《中国民用航空旅客、行李国内运输规则》: “传染病患者、精神病患者或健康情况可能危及自身或影响其他旅客安全的旅客,承运人不予承运。”

身患抑郁症并不是被拒绝登机的理由,而是因为产生了「情绪异常」,「可能会对旅客本人或者其他人员的生命或者财产造成危险或者危害」。

没有未经质证的现场视音频,我们无法对此进行判断,但在没有明确的细则规定下,自主裁量权被交由了无医学背景的工作人员,以评判乘客的健康状况,并不合理。

对于深陷情绪泥潭的患者来说,被拒绝登机的不公平待遇,不仅影响了及时就医,受到刺激可能还会使病情加重。

这其实更是一个社会问题。

未来,什么情况下的精神病患者可以乘坐航班,如何进行循证有效的判别,是否需要主治医生开具可乘机证明,都需要被更明确地细化执行。

我们既需要保障精神障碍患者乘坐公共交通的权利,也不影响航班安全及其他旅客乘坐。


02

14岁自闭症少年乘动车被拒

被要求“你有没有绳子把孩子绑一下”

无独有偶,9月30日,福州一位父亲带着14岁患有自闭症的儿子小锐,乘动车被拒。

由于车站环境噪杂,患有自闭症的小锐变得焦躁不安,出现了刻板行为,甚至是用手开始敲打自己的头部,用肩膀用力摩擦头部、耳朵,被车站工作人员看见。

在查看了身份证与残疾证后,工作人员告知因自闭症的过激行为无法乘车。小锐父亲表示,自己带着自闭症儿子来做干预训练,从福州到泉州这条路线,已经走了很多次了,仅今年就有4次,从没有出现过任何状况。

但对方坚持认为,小锐的问题比较严重,为了保证其他乘客的安全,不允许两人上车。即使当小锐情绪已经变得较为平稳,停止了自伤行为,只是独自在一旁玩弄手指,偶尔有些自言自语后,仍被要求“你有没有绳子给他绑一下”。

最终,他们花了比乘动车多8倍的价钱,乘坐出租车回了家。

这场事件中的自闭症,与抑郁症等精神障碍有所不同。

自闭症是一种先天性的疾病,属于心智障碍的一种,可能终生不能生活自理,需要一定程度的终生照料或看护,关于其病因,对医学界来说仍是个谜团。

但大众对于自闭症的认识,多数还处于字面上的了解,认为自闭症=自我封闭,甚至把自闭症和暴力、攻击挂钩。

自闭症的核心障碍,是社交沟通障碍与兴趣狭隘和重复刻板行为。

他们在遇到问题时会用一些看起来奇怪的行为来表达,不了解自闭症的人可能会认为是一种威胁,但这其实只是他们和外界沟通的一种方式。

他们对某一种事物异常依恋或专注,难以接受已认定规则的改变。

当所处环境无法满足他们并引起焦虑时,自闭症孩子就会出现一些看似不当的行为,比如报道中提到的“用手开始敲打自己的头部,用肩膀用力摩擦头部、耳朵”,其实就属于一种刻板行为,但多数自闭症儿童并没有伤害别人的动机。

车站的工作人员没有权利因此就将自闭症孩子捆绑起来。

更何况,为了帮助孩子消除障碍,与社会连接,与世界接触,自闭症孩子的父母要穷尽一生给孩子支持,这些家庭都需要承受大量的人力、财力和精神压力。

普通孩子一学就会的技能,父母需要用尽全力、一遍又一遍地教给自闭症孩子;普通人常去的地方,自闭症家庭要付出成倍的努力、鼓足了勇气才能进入。

社会对于自闭症的误解和偏见,却让他们在挣扎前行时还要受到许多不公平的待遇。

但如果我们能给他们多一点点的理解,多一点点的支持,多一点点的接纳,就能给他们多一点走出深渊的勇气。

无论是精神障碍者,还是心智障碍者,作为自然人,都拥有出行与使用公共交通的合法权利,与病症无关,也与残障类别无关。

无理由地将他们看作异类、过多提防,这种歧视不仅无助于他们的康复,还会在社会上造成更多的不理解与冲突。

希望社会对生命多样性少一点误解和偏见,多一点包容和接纳,通过立法和相关的明文规定,使情绪障碍者获得公平对待,将心智障碍者出行纳入无障碍支持体系。

也只有当我们愿意真实面对,而不是觉得恐惧或者耻辱,希望他们自己藏起来时,这些问题才会开始被解决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两个患者都在寻求治疗和帮助的过程中,被人为阻拦了,如果我们连寻求治疗和帮助的机会,都不给与,只会给他们造成更大的伤害。

每个人都享有获得健康的权利,并且在这个社会有尊严地生活。

相信,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。